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舟山定海人流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11:38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舟山定海人流医院,北仑人流医院哪的好,北仑好的妇科医院人流,奉化人流在哪个医院做好,北仑妇科做人流医院,北仑做无痛人流手术费用,北仑那可做无痛人流

中国青年网北京4月7日电 (记者 李永鹏 实习记者 崔楠) 4月1日,大庆市肇州县一男子将自己掌掴女童的行为录像后,上传至网络引发网民关注遂被警方行政拘留。出人意料的是,同在肇州县的一名同姓男子蒋先生却无辜被网友人肉,导致私人信息被泄露并收到上百个威胁、骚扰电话。4月7日,蒋某某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,讲述这一个礼拜内的黑暗遭遇。

4月1日,中国青年网曾报道《网曝男子半分钟掌掴女童50余次,当地公安已展开调查》一文。后经警方了解,该男子系女童亲生父亲,发视频的目的是想和前妻复婚,在带着5岁女儿到外省寻找前妻未果的情况下,以此行为逼迫前妻出现。

随着一则“打女儿的渣男是肇州兴城镇XX手机店主,蒋某某,这个女儿是第二任老婆生的,第一任因为家暴已经跑了!顶我上去”的留言在网络中出现,蒋先生原本平淡的生活因此遭到改变,除了要配合当地派出所的调查外,每天都会收到上百条来自全国各地的骚扰恐吓。“大体内容就是骂我的呗,怎么难听怎么骂。”今年三十岁的蒋先生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。

4月6日,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发布微博:《还“亲生父亲30秒掌掴女儿50多次”事件中的另一名受害者蒋立峰清白》。

微博显示

前段时间全国网民都在关注肇州小女孩被亲生父亲掌掴的视频,随后这件事也在广大市民及公安机关的努力下有了结果,视频中的打人者,小女孩的亲生父亲蒋某被依法行政拘留。

然而,事情到此并没有画上句号,因为同在肇州县、同姓蒋,肇州县兴城镇一家手机店的店主蒋立峰却因错误的“人肉”信息不断被短信、电话骚扰,给他的生活带来了负面影响。

在此,我们为蒋立峰正名,他并非视频中打人的父亲,请网民不要再对其进行人身攻击等行为。

网警提示

在自媒体时代,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主角,在尽情享受网络时代带来的便利的同时,我们也必须更好地学会权衡言论自由与他人隐私的界限,否则很容易踏过法律红线。希望大家在一念之间的信息传播中,学会保持理性、学会甄别。

对话

中国青年网:您被骚扰的事情是怎么回事?

蒋先生:那件事情(男子掌掴女童)发生之后,我们当地派出所找到了我,询问我网络上传的视频是不是我干的。我说这个小孩儿我不认识,这视频也不是我传的。我就回店里了,外边就有人给我发微信、打电话、发短信的,说这事儿是我干的,就骂我。

中国青年网:有没有人上门找过你?

蒋先生:没有上门找过,因为外地的多一些(致电者),头一天我就收到来自不同地方的好几百个电话。

中国青年网:第一个电话打过来,你是什么感觉?

蒋先生:我就莫名其妙的接到一个外地电话,就直接问我你是蒋XX吗?我说是啊。然后就开始骂我,骂完我后电话就挂了,完了一会儿就第二个、第三个、第四个一直有人往里打,电话始终不停,一直往里打。然后我在派出所(解释)时也有人往里打,派出所民警就接电话了,替我解释一下子。

中国青年网:民警替您向来电的人解释是吗?

蒋先生:是的,但无济于事啊,问题是把我照片啊,个人信息全传到微博里了,微博里好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,然后网民就不知怎么着评论的就说这视频是xx县xx镇xx店主xxx所为,随后就是把我的照片、微信头像、手机号都传上去了。

中国青年网:网上关于传播您的信息是真吗?还是被人移花接木了?

蒋先生:对,这事情我觉得这事情就是谁故意栽赃陷害我,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也不在乎,网上传的就手机号是我的,其他的都不对。

中国青年网:店里的生意是否受影响?

蒋先生:生意受影响啊,家附近一些不太了解我的人都以为这事儿是我干的呢。他们都是通过别的方式,像去个超市、饭店啊,打听我,那个家里边是不是有个姑娘啊?他们不正面问我,因为不好意思可能是,因为这事儿也不是光彩的事儿。

中国青年网:有没有亲朋好友来电询问呢?

蒋先生:有啊,还给我发微信呢,说怎么给你放到网上去了呢?我说我也不知道啊,不知道是谁陷害我,包括我外甥一个公司业务啊,有很多合作关系啊,有很多人以为这事儿是我做的。

中国青年网:正常的对外合作也受影响了吗?

蒋先生:对,合作有一些认为是我做的也不可能直接问我,他们在发货方面呢就不给我发货,得先看到钱才给我发货,要不不给发货,以前都是随便发,什么时候回款都可以。

中国青年网:哪一个电话印象较深?

蒋先生: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,问我是不是xxx,我说是啊,问你在哪儿呢,我说在店里呢,你有事啊?他说你这关系很硬啊,不是说已经进去了吗,怎么在店里呢,不处置你的话有人收拾你,两天之内把你腿打折了。

中国青年网:您被骚扰您的家人如何看待?

蒋先生:也没啥办法啊,就挺着呗,网上都说这个视频是我做的,咱们也没法说清啊。微博上发了的人我就一个个跟他们联系,让他们一个一个把这个消息删除。有些我将家人合影发过去就相信我了,但有些还是不信的,那我也没办法。

中国青年网:您有儿子或者女儿吗?您如何看待打女儿那个人的行为?

蒋先生:我有一个儿子。这事我了解了一下,据说这个事儿有内情,这小孩儿跟爸爸一起生活,然后父母离婚时间也短,一两个月,但是孩子要找妈妈,他也没法,就领孩子找他妈去了,她妈好像在山东那边打工呢。找了十多天,找不到,所以他就传了这样的视频逼她妈出来。打孩子之前的话是跟孩子说了,咱们为了让妈妈出来演出戏吧,爸爸打你几下子,你别害怕啊。我就不做什么评价了,都是我们肇州县的人,我觉得他是有苦衷的,据说孩子跟父亲的感情比跟母亲的感情还要好。

中国青年网:孩子跟父亲的感情比跟母亲还要好?

蒋先生:对,跟父亲更亲一些,所以打孩子的事儿的话我挺理解他的,因为那个孩子找妈妈找的不行了总哭。离婚之后这个男的也需要生活需要工作,所以就把孩子送幼儿园了,送去的时候还没离婚呢,后期父亲也是接孩子送孩子啊,孩子哭的不行了,就撕心裂肺那种,不愿离开她爸。然后他爸就带孩子找她妈去了,想两人复婚。

中国青年网:有没有想过会被人指名道姓说这个事是您所为?

蒋先生:这个我不了解,可能是有人故意陷害?还是因为那天是愚人节嘛,还是这个愚人节就是搞了一个恶作剧啊,就爆炸了,我搞不太明白,到现在我不知道谁把这个放在网上的。

中国青年网:如果这个事儿还没澄清的话,您打算怎么办?

蒋先生:如果这事儿没有人给我澄清的话,就得找有关部门给我调查澄清了,因为我肯定是被陷害啊。我想说的是这件事儿发生的不是偶然的,肯定是有人谁想陷害我或是怎么羊的,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,我希望第一个把我照片、头像发出来的这个人给我一个说法,让他给我道歉。

【编辑:李欢】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仑在做人流需多少钱